总网滚动

少捕慎诉慎押,检察机关这样落实

2022-01-06 18:26:05来源:最高人民检察院  责任编辑:柴红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编者按

  2021年4月,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在有关文件中明确提出少捕慎诉慎押刑事司法政策,少捕慎诉慎押从刑事司法理念上升为刑事司法政策。检察机关深入贯彻习近平法治思想,主动适应刑事犯罪结构重大变化,深化落实少捕慎诉慎押刑事司法政策,采取一系列举措,提升办案质效,强化社会治理,取得良好成效。

  大事记

  2019年

  最高检提出对涉案民营企业负责人“依法能不捕的不捕、能不诉的不诉、能不判实刑的就提出适用缓刑建议”

  2020年1月

  中央政法工作会议明确要求:既要依法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又要把握少捕慎诉原则

  2020年1月

  全国检察长会议正式提出少捕慎诉慎押要求

  2021年4月

  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在有关文件中明确提出少捕慎诉慎押刑事司法政策,少捕慎诉慎押从刑事司法理念上升到刑事司法政策

  2021年6月

  中共中央印发的《关于加强新时代检察机关法律监督工作的意见》,明确将“严格依法适用逮捕羁押措施,促进社会和谐稳定”作为检察机关的一项重要任务

  2021年7月起

  最高检在全国检察机关组织开展为期6个月的羁押必要性审查专项活动

  2021年11月

  最高检发布《人民检察院羁押听证办法》

  2021年12月3日

  最高检发布首批5起检察机关贯彻少捕慎诉慎押刑事司法政策典型案例

  共同犯罪如何处理?

  区分情形区别对待

  “为进一步贯彻落实少捕慎诉慎押刑事司法政策,我们积极探索实践,创建了以羁押必要性全流程审查、非羁押诉讼全方位保障、全社会支持为主要内容的‘三位一体’非羁押诉讼工作模式。在办理林风等16人开设赌场案中,我们灵活运用这一模式,对共同犯罪分层处理,发挥政策感召作用敦促犯罪嫌疑人投案、退赃,运用电子监控手段有效保障了诉讼顺利进行。”2021年12月29日,山东省东营市检察院检察官刘健向记者讲述了办理这起被评为首批检察机关贯彻少捕慎诉慎押刑事司法政策典型案例背后的故事。

  为了把输掉的钱赚回来

  “来做大渔家吧!有趣的捕鱼游戏,一部手机、足不出户,既消遣娱乐又能轻松赚钱……”面对手机上的游戏广告,山东东营的小远打开链接登录到捕鱼游戏平台,结果输掉了全部积蓄和30余万元借款,幡然醒悟的小远到公安机关报了案。2019年9月,东营市公安局对此立案侦查。

  2018年7月,想到自己之前在赌博网站上输掉近百万元,心有不甘的林风决定自己开设赌博网站,把输掉的钱赚回来。

  为逃避法律制裁,林风伙同刘云在菲律宾建立了“风云国际”赌博网站,让参赌者玩“捕鱼”游戏。参赌者通过客服提供的链接完成下载安装注册后,联系客服将充值的人民币兑换为游戏币,捕到鱼能获得相应的游戏币,捕不到鱼就损失相应的游戏币,赚到的游戏币可兑换为人民币。林风通过后台控制,使参与的人输多赢少,从而做起了稳赚不赔的“买卖”。

  2019年9月,林风在广西玉林设立客服推广平台,秦川负责赌博平台管理,方超越、李彩云、任文等人负责网络设备维护、网站推广、充值、兑换筹码等,江文建、江晨负责将该赌博网站非法所得提现。自2018年9月至2019年11月,该赌博网站违法运营获利685.84万元。

  经东营市东营区检察院提起公诉,2021年6月17日、8月5日,东营区法院先后作出一审判决,以开设赌场罪判处林风等3名主犯有期徒刑三年至五年六个月不等的刑罚,对认罪认罚的11名从犯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至一年八个月不等的刑罚,对认罪认罚的江晨等2人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对共同犯罪分层处理

  该案被移送到东营区检察院审查起诉后,作为办案检察官的刘健仔细审阅了卷宗,发现此案是在境外开设赌博网站组织赌博,涉案人数多、层级关系复杂、作案手法专业。

  “我认为,要扎实办好此案,有必要提前介入侦查。”刘健向院领导汇报经同意后,向公安机关提出分层处理建议:将涉案人员分为三类,第一类是林风、刘云、秦川,三人负责平台组建、管理,在犯罪中起组织、领导、管理作用,系主犯;第二类是方超越等11人,负责赌博网站维护、推广、操作、充值、计分等,系从犯;第三类是江晨等2人,用银行卡取现的人员,情节较轻。根据三类人员犯罪作用的大小、主观恶性、社会危害性并结合认罪态度、退赃情况,综合判断社会危险性,区分适用强制措施。

  随后,刘健又提出了“部分犯罪嫌疑人是否参与赌场的管理工作、组织各犯罪嫌疑人对赌博网站界面进行辨认、查清非法所得的资金流向”等21条补查事项,同时,根据犯罪嫌疑人所起的不同作用区别采取强制措施。最终,公安机关将林风、刘云、秦川提请检察机关审查批准逮捕,对其余13名从犯采取取保候审强制措施。

  运用电子监控手段

  韩美梅负责网站游戏推广工作,属于从犯,其居住在广西玉林,家中有年事已高的母亲要照顾,公安机关对其采取了取保候审强制措施。为实现对异地取保候审的有效监管,便对其实施了非羁押数字监管手段。韩美梅通过手机在数字监管专用App上定时打卡,主动接受检查,积极配合接受远程提审,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自愿认罪认罚。

  图片

  检察官查看被取保人员行踪轨迹

  “在少捕慎诉慎押司法理念指导下,我们对包括韩美梅在内被取保候审的13名犯罪嫌疑人启动了‘三位一体’非羁押诉讼工作模式,借助非羁押诉讼电子监管平台,依托电子手表智能监控系统,有效保障了诉讼顺利进行。”刘健说。

  鉴于该案犯罪团伙组织性较强,办案检察官从主犯林风入手,对其反复讲解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经过教育感化,林风规劝多名在境外的同案犯投案自首。案件办理期间,共有11名同案犯在得知本案从犯未被逮捕羁押且获得从宽处理后决定回国投案自首,林风也因劝返同案犯被依法认定为立功。

  本着用足用好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分层、分策科学处置的原则,办案检察官结合犯罪事实、犯罪嫌疑人地位作用及认罪悔罪表现,对主犯、从犯提出了不同的量刑建议,得到法院的采纳。同时,公安、检察机关积极开展追赃挽损工作,被告人及其家属积极配合侦查,主动退赃退赔,共上交违法所得415.2万元,缴纳罚金45万元。

  (文中人物除检察官外均为化名)

  少捕慎诉慎押≠不捕不诉不押

  司法实践中,对于民间纠纷引发的轻伤害案件,因犯罪情节轻微,社会危害性小,检察机关一般对此类案件作不捕不诉处理。但近日浙江省慈溪市检察院办理的一件因情感纠纷引发的轻伤害犯罪案件,却对行为人徐某作出了批捕、起诉决定,该案入选了最高检发布的首批检察机关贯彻少捕慎诉慎押刑事司法政策典型案例。针对此类案件,该院是如何理解和适用少捕慎诉慎押刑事司法政策的呢?

  因情感矛盾他伤害了女友

  2018年,徐某与梁某相识相恋,随后两人开始同居。相处过程中,梁某难以忍受徐某的猜疑和控制,多次提出分手,均遭到徐某的拒绝和恐吓,为此两人多次发生口角纠纷甚至肢体冲突。

  2020年12月23日凌晨,梁某下班后躺在床上休息。徐某再度怀疑梁某与其他男性交往,为了发泄不满情绪,用事先准备的刀,趁梁某不备对其连刺数刀。梁某受伤后,边闪躲边求饶并试图夺刀,但徐某仍然不停手,见梁某身体多处伤口出血才停手,后随同邻居将梁某送往医院救治。经鉴定,梁某多处伤势中有三处构成轻伤二级,一处为轻微伤。

  次日,公安机关对该案立案侦查。经讯问犯罪嫌疑人和询问被害人、证人等,对案发现场进行多次勘验,查明了本案犯罪事实及细节,12月31日,公安机关以徐某涉嫌故意伤害罪向慈溪市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

  对他取保候审有社会危险性

  “是梁某在情感上背叛了我,有过错在先,我才是受害方。”“当时我并不想伤害梁某,只是希望挽回她的心意,我们平常也会发生摩擦冲突,小打小闹不是犯罪。”“梁某受伤不是我故意用刀扎刺造成的,而是我们两个人在争执和扭打过程中不小心误伤的。”徐某认罪态度较差。办案检察官对全案证据逐一核实分析,最终认定徐某的辩解不能成立,徐某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已涉嫌故意伤害罪。

  在定罪无疑的前提下,是否有必要对徐某采取逮捕强制措施?“当时,少捕慎诉慎押司法理念已落实到每一个诉讼环节,特别是对于因婚恋、家庭、邻里等民间纠纷引发的相关犯罪案件,我们在适用逮捕强制措施时必须更加审慎,避免单纯地追求办案的法律效果而造成不利的社会效果。”办案检察官介绍说,该案属于民间纠纷范畴,结合少捕慎诉慎押政策背景,对徐某采取非羁押性强制措施似乎更加合理。

  但是,少捕并不等于一律不捕,是否需要逮捕,社会危险性有无和大小是唯一的判定标准。

  图片

  办案检察官实地走访案发现场

  少捕慎诉慎押刑事司法政策的准确落实,必须以充分评估社会危险性为基础。为此,办案检察官多次走访案发现场,从梁某的邻居、同事处详细询问案外细节。原来,在同居期间,徐某就曾多次以“分手就骚扰你全家”等言语进行恐吓、威胁,并多次殴打梁某,曾致梁某受伤就医,如果采取取保候审强制措施,徐某存在再次伤害梁某或其家人的可能。案发后,在送梁某去医院的救护车上,徐某多次表示“如果你死了我也不活了,一命抵一命”,徐某还有自杀的企图。到案后,面对梁某多处刀伤的事实,徐某对其事先准备刀具、蓄意伤害梁某等关键犯罪细节予以回避,如果不采取羁押性强制措施,可能会对诉讼活动产生进一步妨害。因此,检察机关认为,徐某客观上具有严重的社会危险性,于2021年1月7日决定对其批准逮捕。

  伤势程度轻不等于社会危害小

  “司法实践中,对于仅造成轻伤害结果的犯罪案件,检察机关在作出免予起诉、建议法院从宽量刑或适用缓刑时,轻伤害结果是裁量的重要依据,但并非唯一依据。在具体案件中,对包含主观恶性、行为手段、行为结果、赔偿情况及认罪悔罪等在内的所有犯罪情节全面加以分析,是依法追诉犯罪的必然要求,也是全面把握少捕慎诉慎押刑事司法政策的具体方法。”办案检察官解释道。

  为准确衡量该案的社会危害性,检察机关通过引导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取证,对徐某的社会关系、经济收入以及消费记录做了更进一步的调查,发现徐某在与梁某长达三年的交往过程中,始终隐瞒自己已婚已育的事实,且多次言语辱骂甚至暴力殴打梁某,对于犯罪结果的发生,徐某主观上具有明显过错;案发前,徐某已酝酿报复许久,并网购了作案刀具;案发时,徐某趁梁某卧床休息、疏于防备之机,持凶器作案;行凶过程中,面对梁某退避和求饶,徐某仍不停手,最终造成梁某身上有9处刀伤;到案后,经证据开示、释法说理,但徐某始终不认罪,在有经济能力的情况下,拒不赔偿被害人的医药费、后续治疗费用,致使被害人陷入病痛和经济的双重困难。

  检察机关认为,尽管该案属于轻伤害案件,但犯罪情节恶劣,社会危害大,必须从严逮捕、起诉。2021年4月2日,检察机关对徐某提起公诉,并建议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6月3日,一审法院作出判决,采纳检察机关提出的量刑建议;徐某不服提出上诉,7月6日,二审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21年4月,少捕慎诉慎押被中央确立为党和国家的刑事司法政策,为司法文明释放强烈信号。“为了依法、充分、准确适用少捕慎诉慎押刑事司法政策,我院先后探索和完善了逮捕必要性审查公开听证、诉前会议以及认罪认罚证据开示工作,出台了《刑事案件起诉必要性量化评估办法》,通过积极整合资源,创新办案机制,努力为人民群众提供更加优质的法治产品。”慈溪市检察院党组书记、代检察长王焰明这样说。